我在甘孜走了一遭

最近落下了好多文字,还是太懒吧。3月的中旬,同家人一起在川西做了一个小自驾游,久违的感觉。这样的旅途其实是很轻松快乐的,比起动辄上十多人大规模旅游,你无需担心自己的言行在别人眼中的样子,相比于一个人的独行,有多了些许温馨和依靠。就这样美好的感觉,本来应该很容易实现,却已经记不得上次就这样一个小家庭一起出去是什么时候了。有些时候,我们角度太高,视野太远,反而忘记了身边唾手可得的美后。就像那天我们震惊于海螺高美妙绝伦的雪景时,爸爸感叹,这么多年还说去东北看雪景,其实这里就有。是啊,回过头不就是宏大的雪景吗?飘到脸上的不一样是鹅毛般的大雪吗?那么近,以前怎么就看不到呢?开车的我们都知道要看远顾近,生活呢?

泸定桥
泸定桥
泸定桥头
泸定桥头

身为四川人,但四川的西部对我来说并不熟悉,就初中毕业和同学一起去九寨沟一带做了毕业旅行。此次的行程是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做一个小环线。从雅安下了高速,便沿着318国道向藏区里开。说起藏族文化,我一直感觉离我很近,毕竟四川离西藏不远,省内本身也有大片藏区,另外小时候也有不少藏族朋友。但每次进入藏区还是会有无限感慨,就如高中毕业去西藏,和这次到甘孜。红色和白色的藏房,多彩而庄重的藏袍,经幡在风中招展,喇嘛转动着经桶,牦牛游弋在草原,冰川伫立在天边。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世界真美好。

堵在折多山上
堵在折多山上
折多山美景
折多山美景
路上偶遇红石公园
路上偶遇红石公园
在康定的广场上幸福的一家人
在康定的广场上幸福的一家人
康定跑马山上
康定跑马山上
康定街拍
康定街拍
新都桥一景
新都桥一景

凝望这一切的人是幸福的,幸福得让人害怕。因为这些原始而真诚的美,正在消逝。正如汉人愈来愈少的耕作,藏人也在商业文明的冲击下改变着他们的生活。木格措的女孩说她们早晨依然喝着酥油茶,但我也知道很少人会再单纯而美好的为来客献上哈达。当扎西德勒变成了表演的开场,当青稞酒成为了藏家的招牌,这还是我们出发时渴望的单纯而美好吗?想到这些,不禁有些许感慨,我想很多人也和我一样吧。而且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过程是不可逆的,当卧龙的公路铺好,隧道通行,越来越多的商人和游客到来,情况应该越来越糟吧。以上是我们开车从离开藏区之前的想法,我认为这样看来情况确实越来越糟,如果我们认为文化的变质是遭的话。但当我在泥泞凹凸的路面上摇曳了一天后,有些想法也改变了。

木格措的藏文化
木格措的藏文化
木格措的藏文化
木格措的藏文化
木格措的藏文化
木格措的藏文化
木格措美景
木格措美景

商业确实带来了一些东西的变质,人们不再和以前一样单纯,这和三十多年来发生在汉人身上的事情一样,但是如果知道这样的结果我想三十多年前,我们一样会选择改革开放吧,精神上的东西是不可以让人吃饱喝足的。至少,任何文明都不应该以百姓的饥寒作为代价。商业带来了大量的财富和建设。翻越折多山时,大雪飘落,小半座山都被汽车给堵上了,山上的警察梳理交通到后半夜。我们驶出大山时在路上搭了一个大车司机,他的车柴油冻住点不燃火,在这雪山上从中午冻到晚上,最后只得把车扔在山上,让我们搭他回城镇,在我们车上的半个多小时,他就没有停止过哆嗦。很不幸我们驾照在拥堵中被警察扣下了,第二天一早我和爸爸回山上取驾照,依然看到很多大车司机在用火烤邮箱。这样一场大规模的拥堵过后,我们必须要想,如果我们的公路修得更宽更好会怎样,如果我们的汽车质量更好会怎样?任何理由也许都不应该在这时候拒绝发展了吧。特别是上山取驾照的路上,由于还有小规模的堵塞现象,有很长一段距离我都不得不走路,那样的海拔,那样的气温,走几步都觉得不容易,又何况那些生活和工作在这里的人们呢,是不是也需要更好的条件。不止这些,仅仅三月就能在山路中看到如此多的飞石塌方,更不要说七月的雨季,有多少塌方泥石流,我们也需要更好的防灾设施吧。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除此之外,我也想,商业和文化,也不总是矛盾吧。也许正是因为人们喜欢那美好而独特的田园,丹巴的藏寨才能更好的保留下来吧;也许正是人们想要品尝青稞酒酥油茶,藏人们才依旧保留着这些传统的手艺吧。我说的不一定准确,但理是这个理。文化在商业的冲击中不再单纯,但也在利益的驱使下得以保留,但人们的生活水平却提高了,这样,也挺好。

从巴郎山最高的隘口往下看
从巴郎山最高的隘口往下看
灾难过后安静沉睡的映秀中学
灾难过后安静沉睡的映秀中学

回家的时候,路过映秀,作为四川人,第一次去到真正的真正的重灾区,8年前的一幕一幕,仿佛又浮现在眼前。那些苦难,那些英勇,那些感动。看着重建后美好的映秀,更让人觉得有爱有钱是美好的吧,不然,人们又怎能这么快就从这么深痛的灾难里走出来呢?
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想起了一些旧的事情,这趟旅途,真好。

一个有关“我在甘孜走了一遭”的想法

  1. Resuelto lo del enlace, gracias por avisar camaradas, es grato saber que hay mentes vigilantes por que esta Güeb expanda su sapiencia por el orbe.Ah por cierto, culpé de lo del enlace a tres tipos que tenía manía y fueron severamente amoadstneo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