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记(九)——讲不出的美

在离开新奥尔良的晚上我们就成功穿越了密西西比州和阿拉巴马州,不过还是没能扛住,在距离佛罗里达州州府塔拉哈希(Tallahassee)还有60多英里的地方实在坚持不住,就找了一个麦当劳睡觉了。

起来的时候已经是22号的上午10点08分,早餐便出发,12点03的时候到达了塔拉哈希。 其实感觉有点像圣荷西(San Jose,我居住的地方),都没什么高楼,由一个一个小广场(Plaza)组成,但建筑更偏向地中海风,城里的树木也更多或者说超多,城市和树林放佛是交融的。城市节奏不快,看上去生活很惬意。刚到塔拉哈希就遇到一个大篷车里的抓球游戏,明知道是骗局,不过老板实在太热情了,大家相谈甚欢,于是就试了5块钱(5块钱抓一个球算积分,老板送了我们一人一次机会,我们又花5块钱买了一次)。买个新鲜也好。

塔拉哈希看看就好,实际上只是因为是州府又在路上顺便看看。大概就呆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便启程前往坦帕(Tampa),在那里有很特别也很漂亮的沙滩。 坦帕距离塔拉哈希不算近,到达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由于想要一睹墨西哥湾日落的风采,我们并未在坦帕城里停留,而是直接开去了这里最为著名的清水沙滩(Clearwater Beach)。这个海滩很出名因为他的沙是白色的,不过后来发现佛罗里达的沙滩很多都是白色的,所以也不知道它出名在哪,有可能是白得更纯净,我猜。听说沙之所以是白色是因为大量贝壳粉碎造成的,这条消息我未考证,不过在沙滩上时我用手抓了一把沙感受了一下,十分细腻,所以应该是可信的。

由于路上堵车等原因,日落的时候我们还没到海滩上,不过我们并未因此错过美景。日落时分,红霞已经很美明显,我们刚好行进到老坦帕湾的跨海公路W Courtney Campbell Cswy上,这条公路横贯海湾,向太阳的方向、视线的尽头无限伸去,大有直达长虹的意思,雄伟而壮丽,但伴着两边平静的海水和海水上掩映的余晖,又让人感觉到恬静和安详。到达清水海滩已经傍晚6点10,太阳已经落下,但天边仍然有一层红霞。红霞之上泛着一层绿光,绿光之上是蔚蓝的天空色,再上颜色越来越深,直到和夜空浑然交融。沙滩上有一座栈桥直通海中,不论是站在沙滩上望栈桥或是在站在栈桥上回望沙滩都十分美丽,充满情调。住在附近的居民也有过来散步的,这样的生活想想就觉得很美妙。稍微有一点遗憾的是,之前听说这里的海水是绿色,是真正的碧水蓝天,但由于天色已晚,虽然看得出来沙是白色,却无法分辨水的颜色,看来是无缘那一汪碧水了。

我们没有停留很久,因为天空渐渐漆黑,不过这里的美已经深深印刻在我的记忆当中。说实话,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文学功底之薄弱,完全无法描述出坦帕湾真正的美来。不过我想不光是我,整个人类也不一定有多少人可以把她描绘得淋漓尽致。大自然就是这样,总能创造出人类无法描述甚至难以想象的鬼斧神工。那些讲不出的美远远高于人类社会所能企及的高度,留给世人的只是深深的震撼。

在离开坦帕湾的Skyline上我有点后悔,墨西哥湾在两边歌唱着,而黑夜之中我们却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太阳升起的时候,这里又会是怎样的美呢?

psb W Courtney Campbell Cswy

psb-2W Courtney Campbell Cswy

图片W Courtney Campbell Cswy

psb-4W Courtney Campbell Cswy

图片W Courtney Campbell Cswy

图片W Courtney Campbell Cswy

图片

图片

图片清水滩的栈桥

图片栈桥上

psb-11

图片太阳已落

psb-13

psb-14

图片

图片就是这个感觉,不过相机太差.

图片洗澡的,cute

图片记不大清楚了,好像是skyline?玩完

图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