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记(二十)——浮夸的力量

山地时间12月30下午4点左右,我们终于快要到当天的目的地总统山(Mountain Rushmore)。一天赶路900多盈利,经过4个州没看见任何警车的影子,却在还有一个出口下高速的时候被一辆突然出现的警车跟上了,毫无疑问,我超速了,而且不少。我被要求停在路边,有点小紧张,毕竟钱不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在德克萨斯的好运。天气太冷,警察检查了驾驶证和行驶证,让我坐上警车的副驾驶。说实话,我的内心是有点小激动的,终于可以坐上美国最厉害的车了。进去后先乖乖回答了他的问题,待他录入信息的时候好好观察了一下,很多设备,没多少认识,想警察叔叔确定了一下他手边的长方体是电脑,也没敢多问。下车前他提醒我后座有警犬,我下车的时候会对着我叫,不过不需要害怕。不过遗憾的是没太听清楚,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警犬,觉得很酷,还夸奖了一下,直到警犬对我叫的时候我才领会到警察叔叔的意思,被着实吓了一跳。警犬的气势确实逼人,一股威慑力直达后脑勺。罚单——准确说是提醒——的结果我前面已经提过,这次又逃过了罚款。

下了高速天色已经不早,直奔总统山,说实话,有些失望,没有想象的大,就一崖山的头上有四个总统头像,其中只有华盛顿总统有一段身体,比起乐山大佛简直弱爆了。不过他们造型还不错,四个都眺望着远方,充满希望的样子。不想给停车费,绕了一转圈就下山了,展览馆什么的通通忽略。

本来说再去看看另外一个与总统山相呼应的景点“疯马(Crazy Horse)“就继续  赶路的, 结果建阳发现附近刚经过的拉皮德城(Rapid City)的汽车旅馆非常便宜,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决定先去休息一晚,于是我们直接返回城里休息。拉皮德城是一个城市群,从总统山下来俯瞰可以发现这一点,这在中古应该算很难得了。找到旅馆安顿好,晚上6点的时候我决定一个人去市中心逛逛,市中心很小,除了几家餐厅基本上都关门了,人非常少,不顾霓虹灯挺多。整个城市没有什么高楼,感觉像小镇。每个路口四个角都有美国历任总统的铜像,算是最大的一个特点吧。 买了Subway回旅馆填了一下肚子,一天的劳顿终于可以得到释放。睡觉的时候,才晚上8点半左右,自打小学毕业后就没这么干过。

早晨醒来在床上辗转很久,心想怎么也得9点了吧,一看表,却发现才6点半,感动得我又想起了那个”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年代。准备就绪,7点50准备出发。车已经结冰,玻璃和轮胎上都是冰,后备箱的睡也已经结冰,想想该是多么寒冷的一个夜晚啊。吃完早饭,我们把车小心翼翼的转移到阳光下,用打火机把挡风玻璃上的冰刮碎,用水泼上去(汽车水箱里的水几天前就结冰了),最后再用雨刮器挂掉。到了8点33的时候终于可以上路,而这个时候,祖国应该正要跨年。

我们先去了”疯马“。它不是一匹马,而是一个巨大的名叫”疯马“的印第安酋长的雕像,不过他确实在骑马作飞驰状。”疯马“同样是被雕刻在山上,据说比四个总统加起来还要大,不过它的大并没有给我留下很深的映像,而我所记忆下来的,只是一个做工非常粗糙,只能看到一个雏形的大家伙。没打算久留,在车上望了一眼就离开了。

总统山举世闻名,”疯马“也令人向往,它们不是简单的艺术品,我相信建造它们的艺术家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对此我很尊敬。可我同样认为它们即使是很优秀很难得,却也并不是像它们的名气所述说的那样伟大的艺术品。关于这些不知所谓的名气,我想不礼貌的评价为浮夸的力量。瞬间让我想到了当今的媒体工作者。传递信息的媒体有责任有义务去真实客观的报道事物或事情,这是一个媒体和媒体人应有的责任,也是重要的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过多的主观渲染注定会给人们带来理解的歧义,误导政府与人民。而对于信息的受众,我们应该懂得去辨别甚至求证信息真伪,不要一味去相信,这样可以保护我们在当今世界的信息旋窝中处变不惊。

就这样吧,那里还不足以让我震撼,因为浮夸的力量还不足以将人永远蒙蔽。

psb总统山

psb-2疯马,你能看得出来?

psb-3放大,你还是看不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