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记(十二)——向罪恶开枪

平安夜晚上9点40左右到达了美国最古老的小镇查里斯顿(Charleston),一座曾经和纽约波斯顿拥有想同地位的小镇,这里包含历史,不过疲惫的身躯已经支撑不住所谓的迫不及待,由于是建阳还信用卡的日期,我们到达的第一件事便是找了一间有网的汽车旅馆住下,不过并不在查里斯顿,是其旁边的一个小镇。

第二天起来没有直接回到查里斯顿,首先去了布恩大厅种植园(BooneHall Plantation),但是因为是圣诞节,所以没开园,我们也无缘见证那些流血的黑奴生活,不过道路边的两排橡树还是能让人嗅到百年前的味道。之后我们去了Patrol Point,这里有一个海军博物馆,是建立在退役的老航母里面的,不过也没开门,不过好歹看了一眼航母,虽然在圣迭戈(San Diego)也见过,不过比起那个在闹市区的航母,这个停在静谧里的航母更像样一点。这里还有一个仿越战时期的美军基地,很生动的反映了当年野战军的艰苦生活。最遗憾的莫过于没有看到潜水艇,因为去潜水艇的路没有开,据说那是人类战争史上第一艘炸沉战舰的潜艇,作为美国第七舰队的驻扎地,查里斯顿收藏了它。不过我们看到了他的一个仿制雕像,还一度以为就是它了。

从Patrol Point出来准备先去吃早饭再逛小镇内的景点,不过圣诞节的美国还真是荒凉,居然连麦当劳和Subway这样的著名餐厅都不开门,找了好久终于发现小镇中心的一个加油站的副食店还开着,兴高采烈的买了面包、咖啡和薯片,可出来过后却发现面包和咖啡都是酸的。(容我吐个嘈,Festival Fucking How Exist?)幸好薯片没问题,可以填填肚子。

早餐后首先去了著名的老城市场(Old City Market),说它著名是因为它真著名,是美国第一所黑奴交易市场,万恶的黑奴买卖就在这里走向繁荣的。现在已经变成小商品零售市场,还是圣诞节的缘故,店铺并未开张。但也正是这分宁静把人引入了无尽的遐想,市场是沿着市场街(Market St)的一段瞎唱的范围,穿梭其中,那些血与泪的故事就那样清晰又模糊的浮现在眼前。那是人类历史最肮脏的一笔债务之一,是不赦的罪恶。多年后,也正是在查里斯顿的萨穆特堡(Fort Sumter),维护它和憎恨它的美国人们打响了南北战争的第一枪,战争中,林肯总统运用伟大的意志通过第13条法案,结束了一段腥风血雨的年代,让黑人在这片新大陆上看到了曙光,也让美国有机会真正意义的追求独立宣言和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萨穆特堡坐落在查里斯顿不远的一个小岛上,圣诞节的时候航行去萨穆特堡的船只并未开航,所以我们只是在逛完小镇中心后去南边的白点花园(White Point Garden) 眺望了一下它,天气不错,萨穆特堡还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在白点花园眺望大海很美,但其实白点花园本身就是一个战场,只是后来变成了公园,公园里现在铸有很多纪念碑,还保留了一些古炮。沧桑的感觉在这里已然不存在,它纪念着战争,却更享受着战争的结果,在这里看到更多的,不是对战争的悲恸,而是战争带来的自由产生的笑脸。查里斯顿以及整个美利坚如今都是块自由的土地,但我们的内心却必须明白,自由不是无价的,为了宪政,美国人敢于付出一场战争的代价,一个制度的好坏在于它的根本目的和基本功能是不是最本质的维持一个有秩序的社会、为生产力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服务,当一种制度因为人类之恶误入歧途成为权力游戏的时候,有理想的政治家就得站出来用决心和毅力进行改革,如若不然,人民便会像它开枪。

在白点花园过后我们又在城里看了几个特别的建筑,不过在这之前先把之前的游览补充完整。为了保持故事的连贯性,我先讲了白点花园,实际上在去到白点花园前,我们在小镇中心所看到的并不只是老城市场。查里斯顿是一个宗教开放的地方,集聚着多个基督教教派,百花齐放,教堂也是风格迥异。比较出名的有罗马复兴式集会堂Circular Congregation Church,法国雨落教堂French Huguenot Church和犹太教堂Kahal Kadosh Beth Elohim.,我无法一一描述,不过真的是各具特色。接下来就是去白点公园之后去到的地方,包括至今保留的唯一城内庄园Aileen Rhett House和著名的Farmers’&exchange bank。Aileen Rhett House并未开门,但其黄色的外表已经足够吸引人。Farmers’&exchangebank则据说是查里斯顿唯一一座摩西复兴式建筑,有着很特别的窗户。其实作为美国最古老的小镇,查里斯顿还有很多建筑都值得一提,它们都很有历史感,看上去会比较旧,但都很美,有很多种风格,哥特风、罗马柱、红砖房、白砖房、西式小洋房等古老的传承都能在查里斯顿看见。

我们的查里斯顿之旅在下午1点54就结束了,接下来我们的目的地是美利坚合众国的首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其实我蛮喜欢查里斯顿的,这里历史厚重。曾经带头开启了罪恶,也曾经带头结束了罪恶,一个人,一座城市,一个国家,最难能可贵的不就是正视并且战胜自己不光彩的过去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psb仿越战基地

psb-2

psb-3

psb-4仿越战基地

psb-5仿越战基地

psb-6航空母舰

psb-7航空母舰

psb-8老城市场

psb-9潜水艇石像

psb-10老城市场

psb-11老城市场

psb-12老城市场

psb-13老城市场

psb-14老城市场

psb-15罗马复兴式教堂

psb-16街拍

psb-17街拍

psb-18教堂,忘了名字了

psb-19教堂,依旧忘了名字

psb-20还是教堂

psb-21街拍

psb-22远处就是萨穆特堡

psb-23犹太教堂

psb-24Aileen Rhett House

psb-25Farmers’&exchange ba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