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记(十五)——自由的钟声

27日清晨,我7点多就起床了,因为独立宫的游览是需要领票的,每天会限定人数。很久没有见到早晨的表情饿,早起的心情是很不错的。吃了宾馆的简易早餐准备了一下,便出发回费城了。

快9点的时候到了城中的独立历史公园(Independenc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一步不停,直接奔向游客中心领票,人不算多,我们被分在了9点30进入的那一波。离9点半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决定先在公园里随便逛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中国人多得不行,感觉中国人才是这里的主体民族。之后当我们9点20多过独立宫安检的时候,黑人工作人员也用极其丰富的中文词汇指导着中国游客,并且有说有笑。这似乎也证明了这里的中国人一直很多。进去后跟着我们的导游逛了几个厅,出来后又混在一个旅行团里逛了几个本来我们不能进入的厅,还有幸坐了一坐曾经议员的位置。论建筑风格,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桌上的陈设证明着它的历史,告诉我们那还是用蜡烛照明,用羽毛写字的年代。两次大陆会议都在这里召开,独立宣言也在这里第一次公开发表,历史意义确实相当厚重。

从独立宫出来,便去参观了“自由钟”(Liberty Bell),如今完成了历史使命的他正静静矗立在独立宫对面的展馆里。这口钟由英国制造,据说因为质量问题已经重铸过两次。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伟大,在漫长的岁月里,为美利坚的每一次迈向自由的努力而鸣响——为第一次大陆会议鸣响,为独立宣言的发表鸣响,为解放黑奴宣言的发表鸣响……我们看到他的时候,外表上是有一道大裂痕,也非常陈旧,似乎在告诉人们,伟大从来不出自外表,只需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钟上有文字,不过有人太多,没挤进去看清到底是什么。

从自由钟展馆出来,又随便开车看了看费城铸币厂(the United States Mint in Philadelphia)和1%黑暗之手开始的地方——美国第一银行(Firs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都没进去。本来网上有人说罗丹博物馆免费,但去了发现不是,穷游的人儿在这时表现出了痛苦,只好和著名的“思想者” 擦肩而过。

费城高大的红砖建筑还在延续着他们的故事,自由地钟声依旧回响,美国的开国历史依旧让这里荣耀,但我们的费城之旅该结束了。临走之前,还去宾夕法尼亚大学膜拜了一下举世闻名的沃顿商学院,看上去非常普通,不过大家知道它吸引人的是我们不可触及的内置而非外在。

我记录了离开的时间,中午12点49,接下来就是本次旅行的既定目的地纽约(New York City)。

psb独立宫

psb-2独立宫里面

psb-3古老的陈设

psb-4用羽毛书写

psb-5原来的国会厅

psb-6还是独立宫

psb-7自由钟

psb-8残破

psb-9从铸工来讲,实在不算什么好货

psb-10美国第一银行

psb-11罗丹博物馆的门,进去被要票,又出来了

psb-12罗丹博物馆

psb-13宾夕法尼亚大学里我看到最厉害的建筑了

psb-14毋庸赘言,沃顿商学院

psb-15依然沃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