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随歌狂

eason'sLife

算是梦想实现了吧,没想到的时间和地点。一切都太突然了,说好了这一生至少要去一次陈奕迅或者张学友的演唱会,但一直觉得这件事好歹都得等到回国以后才有机会吧。没想到,在2013年12月1日的圣何塞,梦想就实现了。

9月份的时候,当得知陈奕迅要来圣何塞开演唱会,但票早已售完,是有些许失落的,只能安慰自己以后多得是机会。不过我一直没有完全放下这件事,之后的某一天,闲来无事,抱着失望的心情上谷歌查询了一下,没想到天上的馅饼就这样掉下来了。Eason决定在演唱会的后一天加开第二场,想必是决定做出不久,票源还很充足,于是幸运的买到了包括朋友和我在内的五张票,一时刷爆了信用卡。110多美金一张的票对我来说是很贵的,但这事关梦想的事,我没有半点犹豫,之后也没有半点后悔。
订票的时候距离演唱会还有两个多月。要说时间过得挺慢,在这漫长的等待当中,时不时都会想起这件事,焦急的想要尽早完成这个梦想。
终于,Eason的脚步越走越近。距离演唱会还有两天的时候,建阳决定为了想和追求的女生呆在一起而放弃去演唱会,他的票于是归属了我。那是个纠结的时刻,我必须决定谁能得到这张票,或者任其作废。最后我选择了我的女朋友,这理所当然,却并不简单,我不够爱她,没有和她分享梦想的意愿。最后一刻才选择她,却不是因为爱,而是愧疚。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也讨厌这样的自己,负不起责任,却压不住欲火。同样地,我也明白,我还牵绊在过去的回忆里,我也牵绊在不可理喻的感性中。
演唱会就在眼前,早早的就坐进了圣何塞州立大学的Event Center。 这是姐姐的母校,不过这并不重要,今夜,我只为Eason而来,只为梦想而来。等待是焦急的,但我却很享受。7点半多演唱会姗姗来迟,这比门票上写的7点晚了不少,可当Eason出现的时候,谁还在意这些。我只愿喝彩,只愿呼喊他的名字,只愿随着他的歌声一起附合,只愿全情投入,不留遗憾。虽然有一些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有几首很期待的歌都没有出现,比如他讲了他多广东话让我错失很重要的一部分感受,再比如演唱会只有短短两个多小时没能完全尽兴。但我还是要说这实在是个很棒的夜晚。Eason真的是个疯狂的人,表演天赋十足,看着他的表演真的很开心。他的音乐也是如此的震撼,虽然快要23的我不至于流泪,但也足以让我深深的投入其中。除了Eason刚出现的时候,全场还有三个时刻是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的。一是他连续演绎《淘汰》、《你的背包》、和《爱情转移》,这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曲子,几乎是全场都跟着他一起唱,当然包括随着节奏摇曳荧光棒的我。我大声的唱着,让自己听到自己的声音,让自己去感受这音乐和梦想。有一刻差点被触碰了泪点,是被感动的,但不知道是被音乐感动还是为梦想感动。再就是演唱会临近结束的时候,Eason招呼大家都站起来,这正合我意,我早就想站起来,只是碍于后面坐着的大量观众。站起来的我高举荧光棒挥舞着节奏,身体也跟着摇摆,嘴依旧跟着唱歌,虽然是我听不懂的广东话。我开心的不得了,因为那时我就已经觉得真的没有遗憾了。最后就是在Eason第一次退场过后,站着的大家发出躁动请求Eason返场。虽然我知道他一定会返场,但我还是很愿意和大家一起癫狂,我和大家一起声嘶力竭的呼喊着“Eason,Eason……”,也用脚踩踏着地板发出地震板的轰鸣,当然也有纯粹的,用尽全力的尖叫和呐喊。很长一段时间,Eason终于回来了,能够有机会多感受一下这气氛这梦想,那几首音乐还是没出现,心里有一点搁,但真的没有遗憾。这是一个梦想成真的夜晚。
Eason的演唱会让我嗨到癫狂,我不敢奢求更多,但我还是又有点贪心了,虽然梦想已经完成,但我希望有一天也能有机会听到学友的个人演唱会。因为我这个人始终是两面的,有Eason的癫狂,也有学友的深情,这恐怕也是我选择他俩的原因吧。
                                                                      ——记于2013年12月2日凌晨,陈奕迅演唱会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