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记」初见

因为天气原因,飞机降落的时候,距离5月30日还有一小会,但还挺幸运的,就我们一辆飞机到达,而且电子签有单独的窗口,很快,卖出关卡,走进了真正的印度。现在还依稀记得脑海里那个兴奋的小人,不断提醒我,印度到了,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印度。
我在旧金山湾区待过几年,上海北京也是混过一圈,你很难说我没见过世面,更难说我没见过印度人,但面对这个陌生的国度,心理还是有些许紧张,毕竟我们脑海中有那么多刻板印象,毕竟已是深夜。
加尔各答的机场有些老旧,就像这个国家给人的印象一样,但走在机场里和其他地方也并无不同,到了大厅就看到很多商铺,提供着旅者所需要的服务,大厅是长条形,走到另一头终于找到了预付出租车的窗口,和在昆明机场遇到的北京哥们一起,他身上没有卢比,于是我购买了两张付费凭证,分别到各自的宾馆。
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走出大厅的景象,熙熙攘攘、闹闹哄哄,没有一点凌晨该有的模样。人们具体在干什么,也没有具体看具体听,只知道他们拖家带口,有些人还主动提供一些交通等服务。
我陪北京哥们找到了ATM机,但没能取出前来,于是只好决定先去酒店。Taxi是极不专业的,到处停放着,也没有一个规划,已经付过钱的我们也很难判断该上哪辆车。有些很热情,一直想拉我们上车,有些却很冷淡,即使我们询问了,也放佛不愿搭载。好不容易帮北京哥们找到一辆愿意走,也愿意接受我们预付车费的车送他走了,我自己又苦苦寻了好一会。
终于有个大叔,刚开始是推诿,后来不情不愿的也算是让我上车了。上车后大叔倒是很热情,问了我地址,和酒店的电话,帮忙打电话过去确定,然后以赛车手的姿态火速前进。其实我还蛮感动,在中国在美国,打车的时候是师傅只会把你送到目的地,是绝不会主动打去酒店帮你确定这确定那的。当然我知道一方面可能是大叔热情;另一方面,大叔确实用的不是智能手机,得先和酒店确认好地址。
机场路还不错,但两旁的房屋是老旧的,有一些商铺还开着门,主要是食品店和杂货铺,大叔告诉我这些店一般要开到凌晨3点。路上还看到几个年迈的搬运工,逛着膀子,拉着货物沉重的板车,大叔说白天太热,这样的工作只能晚上做。
不一会转进一个小街,看见一个水域,分不清是池塘还是小溪,只是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我的酒店离机场不远,进了小街不一会就到了,果然没有期待的好。门口是一滩积水,大叔下车带我跨过积水找到酒店,我很感激,因为没有大叔,我是万万看不出来那里是酒店的,于是给了大叔50卢比消费,大叔感觉不满意,我又加了30。这一切可都被前台小伙看在眼里,很热情的带我到了房间,交待完一切还没有走的意思,但我确实没有零钱给小费了,小伙也只能悻悻然离去。条件不算好,一种老式陈旧的感觉,但毕竟我也要求不高,打开电视,没什么感兴趣的节目,也就决定睡去了,印度的第一晚,便在电视传来的印度语中结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